首页 >  文化  > 发现另一种美

发现另一种美

2019-11-02 14:30:18
[摘要] 展览“不可见的美”集中呈现了二战后的欧洲抽象主义作品,展现了当时艺术家对个人行动、自由意志的关注,这种关注将他们从政治、审美、道德的价值中解放出来,更强调自由的绘画方式,追求非理性的自发性技法,由此,

“无形之美”展览作品:

镜子里头的倒影(油画)巴伊尔·艾萨克

羽毛标志

9月6日,欧洲绘画展“无形之美”和马塞尔·杜尚奖艺术家主题展“沿着原本不存在的道路行走”同时在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开幕。

“无形之美”由上海民生现代艺术博物馆和法国鲁昂艺术博物馆联合推出,汇集了19位艺术家的44件(组)作品。随着20世纪40年代抒情抽象主义向90年代欧洲几何抽象主义的发展,本次展览考虑了个人创作与时代背景的关系,展示了二战后欧洲艺术家的自我探索之路。展览由法国鲁昂艺术博物馆馆长西尔万·阿米克策划。

与此同时,上海民生现代艺术博物馆也在尝试在一个全新的场地展示12位获得马塞尔·杜尚奖并从不同角度获得提名的艺术家的作品。展览《沿着不存在的道路行走》(Washing away the road of the exists)以“道路”为主题,汇集了一系列以道路为核心概念和隐喻手段的作品,探索未知旅程带来的更广阔体验。今年4月,作为第14届“中法文化之春”的重要项目,该展览在北京红砖艺术博物馆展出,由法国图卢兹阿巴特博物馆馆长安娜贝尔·特内兹(Annabel Teneze)策划。

第二次世界大战后,当和平回到古代欧洲时,现代美术辉煌的象征巴黎再次吸引了大批艺术家。在强调个人意志表达和思想自由发展的存在主义哲学的影响下,法国艺术界在坚持自身传统的同时,试图构建一条全新的艺术发展道路。物质状态的复兴和创造意识的解放使得无定形艺术、原始艺术、蛋白石艺术等以不同于传统艺术流派的表现形式出现。展览《看不见的美》(Invisible Beauty)和《沿着不存在的道路行走》(Walking along the Road of No Existence)展示了欧洲艺术家通过对不同时代困境的反思,以相对独立的态度,在不同的情境下探索自己的实践方法和当代精神状态。

20世纪初,杜尚颠覆了绘画的历史逻辑,彻底打破了艺术的界限,开辟了当代艺术的道路,二战后仍然依恋绘画的艺术家们面临着艺术应该走向何方。尽管新世纪的艺术家们早已不再坚持某些艺术形式,但他们仍然面临着同样的问题,并遵循着前人的道路。他们不断接近事物的真实面貌,不断重新定义或打破艺术的界限。

“看不见的美”和“沿着不存在的道路前进”实际上有着相同的方向,即探索和实践未知。展览“无形之美”聚焦于二战后的欧洲抽象作品,展示了当时艺术家对个人行为和自由意志的关注。这种关注使他们从政治、美学和道德价值观中解放出来,更加强调自由绘画方法,追求非理性和自发的技巧。因此,材料和媒体的重要性得到了强调,形成了一张更富表现力、生动和大胆的艺术面孔。2000年,由法国国际艺术传播专员协会(adiaf)创立的马塞尔·杜尚奖,以创新和开拓的精神,为暂时处于低谷的法国当代艺术注入了强大的动力。马塞尔·杜尚(marcel duchamp)获奖艺术家主题展“沿着一条不存在的道路行走”为观众打开了一扇用一系列多媒体作品发现和探索陌生世界的窗口。

上海民生现代艺术博物馆试图通过博物馆空间双重展示的碰撞,激发公众对不同时代社会现实和艺术关系的思考,探索艺术语言在延续传统的同时如何突破传统,在不断的变化中如何走向当代,从而勾勒出审视当下的新视角。这不仅显示了画廊空间的包容性和展览区域的延伸,也是创造跨区域和文化边界对话环境的有益尝试。